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Diana     2016-12-16     0     檢舉

最近幾天,我進入了一種極為不好的狀態,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,渾渾噩噩。今天凌晨做了一個夢,夢裡有人做了一種吃的,表面看起來像包子,吃的時候居然又變成了玉米饃饃(夢吧,往往這樣)

我在夢中給那個人建議,玉米饃饃要少加一點蘇打,同時不要包的太厚,嫩玉米最好不放,雖然出漿,但是蒸的時候容易是稀的,不成饃……清楚的記得,夢中我還專門拉著那個朋友去了古老的商店,買了蘇打,並告訴她,下次再做,記住這些要點,再給我吃點(人性吃為本,夢裡也不變)

醒來後,我淚流滿面,最近幾天,每天哭醒。當一個人控制不了自己的時候,夢中往往各種激烈場面。只是今晨這個夢,不是激烈爭吵後的痛楚,我知道,那是思念。昨天是母親忌日,夢到這麼熟悉的味道,我知道,那意味著什麼。

清楚的記得,小時候守在土灶台邊看著母親包玉米饃饃,邊包邊向我傳授技巧,說的,就是夢裡那段話。

母親和外婆還在時,每到玉米初熟,就會做玉米饃饃,還沒完全熟透的玉米從玉米杆上掰下,掰個一籮筐。回家後就會看到幾個鄰居已經坐在我家,邊剝玉米邊閒話家常, 有的玉米太嫩了,一剝全是汁,粘一臉。但很開心,因為接下來,就要享受一頓美食了!

玉米饃饃

·食材·

帶殼玉米,小蘇打,糖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帶殼玉米,撕去2張不幹凈的外皮, 用刀沿著尾部轉圈,劃痕,這樣玉米殼就被切斷了。放下刀,小心翼翼地將外殼去掉,然後一層一層的將內殼取下,疊好備用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將玉米剝粒,放在大碗中。小時候鄰居們總是和外婆,母親一起剝,因為她們不會做,所以每次總來我家幫忙,順便蹭頓飯吃,走的時候還帶十幾個回家。現在明白為什麼要用籮筐裝玉米了吧,因為掰太少,不夠吃, 也不夠拿走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將玉米粒放入料理機,打成泥。小時候玉米剝完後,母親就會清洗巨大的石磨,然後轉動石磨,開始磨漿。外婆負責添玉米,我負責看和流口水。石磨磨出的玉米,皮不容易磨碎,所以吃的時候還能吃到玉米的皮。小時候還經常因為磨的不夠細而感覺不好吃。料理機就不同了,可以不用吹灰之力就能磨出最細的玉米漿。

科技雖然發達了,我們卻越發不重視這樣的場景,甚至忘記了這種吃法。小時候越是勞師動眾,越是覺得這是在過節,而現在的節日,已經被淘寶的立刻購買和到商場隨意吃一頓代替。現在的節日,除了商家各種鼓吹,早已失去過節的那種幸福感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玉米米漿磨好後看看是否太稀,因為玉米的老嫩不同,所以這個要自己調整,準備一點米粉在旁邊,太稀就加米粉,直到用勺子舀米漿時米漿不從勺子側面流下來即可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將玉米棒放入蒸鍋中。加適量水。

小時候是不放蒸籠的,玉米棒子放滿鍋,饃饃就直接在棒子上排開。母親知道水放多少,就不會溢上來將玉米饃饃打濕,可是這個技巧母親並未教我,所以,我們還得用籠屜,放玉米棒在下面,只是一個念想和增加蒸鍋內玉米的香味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玉米漿從料理機中倒出,此時可以嘗嘗玉米漿的甜度,如果你喜歡天然味道,就不用加糖,喜歡有甜味,可以加糖增加玉米甜度。放一勺蘇打粉,攪拌均勻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將玉米殼拿在手中,舀一勺玉米漿在殼裡,將上面的玉米葉對摺,左右兩邊多餘的葉子折向中間即可。包好的玉米饃饃呈現三角形狀。放入蒸格。

包玉米饃饃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小時候看著母親和外婆手法嫻熟,可是今天自己試驗的時候卻做壞了兩鍋,真的不好包。如果實在不會包,或者沒有米粉調稀稠度,那就放點油在平底鍋里,兩面煎黃,味道也會非常棒!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玉米饃饃依次排好,斜放。斜放是為了放更多的玉米饃饃,農村的大鍋土灶,一鍋就可以出幾十個,這個蒸鍋,有點懸。

全部放滿,蓋上蓋子,大火蒸20分鐘至熟透。當玉米的香味縈繞整個屋子,饃饃就好了。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

揭開鍋,綠色的殼已經變成了黃色。趁熱吃,那份香甜,就是最原初的味道。玉米須別扔掉,有很好的抗癌,降三高等功效,百度一下,好好利用。

記得小時候,每每吃玉米饃饃,一次可以吃好幾個,如今胃口大不如前,但能吃到,已是寄託相思。小時候每次吃玉米饃饃的時候,不是現在,而是5月初玉米初熟時,而且一年也就只能吃那麼幾次。現在好了,嫩玉米一年四季都有,只是越有,越不知道珍惜……

本來一篇很好的教素食菜譜,硬是被我寫成了短篇小說,很歉意。但是請原諒我以這種方式來紀念,因為我相信,你也有親人,而關於親人那些愛的交流,之於中國人來說,大抵如此。你的相思,如何寄託?

或許你不愛看,但這是我想記錄的故事,一道寄託相思的菜!